品书网 > 玄幻修真 > 滨江警事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任重道远(一)
  上午十点,四厂派出所。

  大后天除夕,明天就要放假。

  新年所里也要有新气象,教导员老黎一大早就组织民警协警打扫卫生。副所长姜海书法好,在会议室挥毫泼墨写春联。烧饭的许大姐在厨房里忙着做晚上的“年夜饭”,剁肉馅剁出了有节奏的马蹄声。

  因为李世昌犯错误被调走笼罩在所里的阴云一扫而空,里里外外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姜所,‘欢度春节’写大点,那是要贴在大门口的。”

  “知道了。”

  “姜所,帮我们中队也写两副。”

  “红纸不够。”

  “我这就让人去买。”

  四厂派出所准备过年,刑侦四中队一样要过年。

  方志强给姜海发了一根烟,正准备叫人去买红纸,石胜勇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黎教发现所长的脸色不对劲,下意识问:“石所,怎么了?”

  石胜勇跟方志强要了根烟,点上一连抽了好几口,五味杂陈地说:“孙政委打电话说咸鱼和小鱼调走了,手续半个小时前办好的,让我们调整下春节值班表,不用再安排咸鱼和小鱼值班。”

  “咸鱼和小鱼调走了!”

  “孙政委亲口说的。”

  “知不知道他俩调哪儿去了?”

  “长航分局。”

  黎教大吃一惊,急切地问:“他俩调到长航分局,趸船和001怎么办?”

  石胜勇抬头看看方志强,苦笑道:“卖了,局里把两条船卖给了港监局,孙政委说卖船的钱刚到账,后勤科正忙着还债,不然二建公司的项目经理真要在我们局里过年。”

  姜海也顾不上写对联了,走出来问:“卖了多钱?”

  “五十万。”

  石胜勇又抽了两口烟,吞云吐雾地说:“船卖了,人调走了,水警中队也要撤销。可今天下午就放假,办交接肯定来不及。

  孙政委说考虑到港监局、长航分局和我们市局水上支队,打算正月初六上午在趸船上搞一个什么仪式,让我们做好准备,节后上班的第一天跟人家交接。”

  一切来得是如此突然,黎教和姜海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想到周局连金盾宾馆都卖,又觉得卖船实在算不上什么。

  毕竟两条船锚泊在江上,距城区那么远,局里估计有一大半民警没见过,更别说其他单位的人了。

  老黎同志定定心神,追问道:“要具体办哪些交接?”

  “收回水警中队的经费账目、治安管理方面的台账、枪支弹药和手铐、对讲机等武器装备,然后把船移交给人家。”

  “这些事请丁所和老章办吧,他俩熟悉情况。”

  “他们应该早知道了,估计早准备好了。”

  “有可能。”老黎想了想又转身问:“志强,你是咸鱼的师兄,你事先知不知道?”

  方志强一脸尴尬:“我这个师兄是假的,许明远那个师兄才是真的。咸鱼真没跟我说过要调到长航分局,我事先是真不知情。”

  师兄弟也有亲疏远近。

  想到咸鱼跟许明远、张兰的关系确实更好一些,老黎点点头,想想又问道:“石所,咸鱼和小鱼调到长航分局,两条船也卖给了港监局,朱宝根怎么办?”

  “朱宝根也去长航分局,他是聘用人员,不存在调不调动这回事。”

  “丁所和老章呢?”

  “政委让他俩继续呆在白龙港,一个负责长途汽车站警务室,一个负责水上治安检查站。”

  “万里长江第一哨”就这么变成人家的了!

  作为水警中队的顶头上司,石胜勇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扔掉烟头苦笑道:“我刚呼过咸鱼,想着不做同事了还是同行,让他带小鱼和朱宝根下午来吃年夜饭的。

  可他这会儿正带着小鱼在长航分局报到,长航分局晚上也聚餐。他现在是长航分局的民警,长航分局领导想借这个机会对他表示欢迎。他已经答应长航分局的领导了,参加不了我们这边的聚餐。”

  这就变成长航分局的人了。

  工作调动不是应该很麻烦,那些手续不是应该没三五个月办不完么。

  老黎同志觉得不可思议,沉默了片刻又问道:“这么说以后江上的治安不用我们管了?”

  “政委说江上的治安以后归长航分局和水上分局管,沿线的企事业单位依然归我们管。”

  “孙政委有没有说咸鱼调到长航分局哪个单位?”

  “没说,可能他也不知道。”

  ……

  与此同时,刚领到警服的梁小余就迫不及待换上了,站在长航分局楼梯拐角处的正衣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咧嘴傻笑。

  韩渝能理解小鱼此时此刻的心情,不觉得有多丢人。

  张局刚去滨江港派出所检查工作了,黄政委代表分局去港务局开会,政治处李主任和消防科的童科长负责接待他们这两个刚报到的新人。

  “李主任,童科,小鱼是你们看着长大的,他那德性你们是知道的。这警服让他穿上了,如果再让他脱下来,他肯定……肯定舍不得。”

  “放心,港务局的领导看完小鱼的履历,发现小鱼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消防员,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港务局都点了头,长航公安局那边不会有意见。”

  “就这么简单?”

  李主任知道韩渝担心什么,微笑着解释道:“港务局的几位领导对消防非常重视,江城炼油厂去年发生的大火,真把他们给吓坏了。所以只要是涉及消防的事,现在是一路绿灯。”

  去年十月,坐落在栖霞山下的金陵石化江城炼油厂310号万吨油罐发生大火。

  韩渝当时刚回国,并且不是专职消防员,没被征调去作战。

  但参加过关于江城炼油厂大火的通报会,看过扑救现场的照片乃至录像。跟学姐一起去江城看鱼总时,了解过扑救过程。前段时间来滨江讲课,甚至拜访过滨江消防支队一位曾去参加过扑救的中队长。

  当时,整个油罐犹如一个巨大的燃烧体,黑色浓烟直冲天际。

  熊熊烈焰映红了方圆几公里的天空,燃烧时发出令人心季的巨响,如闷雷排空。

  当时,罐内有六千吨九十号汽油,如果发生爆炸,其威力相当于一颗小原子弹!

  在310号油罐左右,还有309、311和312三个万吨油罐,间隔只有十几米,并且厂区里还有大大小小的油罐上百个。

  310号油罐一旦爆炸,肯定会产生连锁反应,整个炼油厂会在瞬间夷为平地,并会给长江带来严重污染。

  起火十五分钟后,江城市消防支队火速调动最近的三个消防中队进入火场,与火魔殊死拼搏的恶战由此打响。

  江城炼油厂罐区是五十年代修建的战备油库,管线布局极不合理,通道与油罐之间的管道纵横交错,加上防护堤的阻拦,消防车无法靠近起火的油罐。

  消防官兵只能以血肉之躯挺身上前,顶着烈焰、高温和令人窒息的浓烟,奋力向油罐靠近喷水冷却降温,以防油罐爆炸。

  他们离油罐太近,生死只有一步之遥。

  油罐随时都可能爆炸,一旦发生那样的情况,罐边的人将尸骨无存。

  尽管如此,他们依然义无反顾地上!

  炙热的高温,把他们的眉毛都烤没了。

  弥漫的浓烟裹夹着化学毒气,呛得他们泪流满面。

  头发烤焦了,皮肤烤起了泡,但没一个人退缩,而是调转水枪,把自己淋个透湿继续作战。

  转眼间,衣服烤干了。

  再淋,再战!

  然而,火势太大。

  整整鏖战了一夜,并没有扑灭大火,只暂时抑制住随时可能的爆炸。

  公安部接到汇报,部领导指示全力以赴,一定要扑灭大火。

  国务院接到汇报,得知公安部消防局负责人要火速赶赴江城指挥,可夜里又没飞江城的航班,当即联系军委,协调空军安排专机送。

  消防局领导在赶赴江城的同时,亲自给东海和徽安消防总队打电话,要求两个省市的消防部队全力支援。

  包括滨江消防支队在内的省内消防部队,更是一接到省厅命令就连夜组织力量火速驰援。

  省领导和江南军区的领导全部赶到现场,成立联合指挥部,指挥军、警、民协同灭火。

  连续的燃烧导致罐体结构受损,喷出的油气更多,外溢的汽油顺着罐壁往下流,形成一道道火帘!

  兄弟地市的援军赶到,投入战斗!

  兄弟省市的援军赶到,一样立即接受命令投入战斗,东海的援兵甚至是由东海消防总队政委亲自带队的。

  虽然有援军,援军虽然把最好的装备都带来了,可大火依然久攻不下,情况万分危急。

  联合指挥部拿出了几套方案,甚至准备动用空军战机和直升机投掷干冰灭火,老丈人和丈母娘的老部队空军小校机场都已做好的战斗准备,但那天风太大,几套方案就算能实施也很难将大火扑灭。

  最后想到了一个办法,六名消防勇士置生死于度外,连遗书都没时间写,就爬上罐体外被大火烧得扭曲变形的旋转铁梯。

  在高温燎烤中,在流淌火不断翻卷中,冒着随时葬身火海的危险,要爬上高达二十多米并且正烈焰腾飞的罐顶,安装泡沫钩管,抵近喷射泡沫灭火。

  那是一条通往地狱之路,手套一摸到梯子就被烫冒烟,才往上爬出两三米就被烫伤,可六个勇士却强忍着剧痛,奋不顾身往上爬,一直爬到了罐顶!

  等他们在火海中安装好钩管,泡沫从钩管里喷涌而至,罐顶的火渐渐熄灭。

  一位中央首长赶到现场,向所有参战人员表示感谢和慰问。

  正饱含深情地说到“同志们舍生忘死,仅用十七个小时就扑灭了油罐大火,在国内也是罕见”的时候,只听见轰一声巨响,由于油管破裂,渗出的汽油遇到高温,火势再度蔓延。

  在全体官兵的奋力反击下,大火在二十二日下午两点终于被彻底扑灭。

  整个过程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韩渝以前是水警,今后既是水警,更是水上消防民警。

  虽然早在六年前,就在师父的言传身教下知道消防的重要性,这些年无论去哪儿工作学习也一直把消防作为重中之重,可现在真做上了消防科副科长,并且要兼消防队长,韩渝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因为滨江港一样有大型油罐,一样有纵横交错的输油管道。

  滨江港的油罐要是也发生那样的大火,作为消防科副科长兼消防队长他肯定要第一个进入火场,到时候也要跟人家一样舍生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