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侦探推理 > 我是剑仙 > 第七百五十三章 从长计议
  药王谷客厅,一盏清茶。

  林昭将好友徐明安炼制丹药,以及孙庭轩为首的药王谷与云州吕氏设局盗窃丹方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只是其中隐去了王老道的部分。

  “都是那个不肖子孙!”

  孙青禾老爷子怒急,一张拍碎了一张茶几,起身道:“来人,去叫孙庭轩来见我!”

  一名药王谷修士神色凝重的走了进来,在老爷子耳边耳语了几句。

  林昭皱眉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孙庭轩、苏辄趁乱潜逃了,是不是?”

  “没错。”

  孙青禾咬牙切齿:“气煞我也。”

  “别生气,意料之中的事情。”

  林昭深吸一口气,自己也是漏掉了这一环,否则的话绝不会让孙庭轩、苏辄有潜逃的机会。

  “这么说,有可能是丹方出了问题?”萧暮寒最关心的,无非还是自己父亲的生死。

  “或许吧。”

  林昭道:“我不懂炼丹,也看不懂丹方,这样吧,取一张药王谷内的丹方,然后去找徐明安校对一下,自然就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现在还有一件事很重要,萧宗主,令尊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

  “大道不稳,服下毒丹之后气机反噬,已经在濒死边缘了。”萧暮寒的神色极为凝重。

  “事不宜迟。”

  孙青禾立刻从腰间的储物袋中取出了一盒仙丹,道:“这是一颗九转回魂丹,能续命的,萧宗主你立刻派人送回青鸾宗给令尊服用,至少能续住令尊的一条命。”

  “啊?”

  萧暮寒一怔,立刻起身接下丹药,躬身行礼道:“多谢老爷子了,我即刻派人送回青鸾宗。”

  林昭起身:“我这就要去丹霞山要找徐明安一问究竟了,你们要跟着一起去吗?”

  “一起。”

  孙青禾笑道:“我也想见见这位天才炼丹士。”

  萧暮寒道:“此时事关我父亲的生死,所以我也得去。”

  ……

  丹霞山,夜幕降临。

  一道道剑光泻落,首先是林昭带着黄庭遇、杦栀、唐广君等人落在了道观前方,紧接着是孙青禾、萧暮寒等药王谷、青鸾宗的人,林昭耳语了几句,旋即拉着徐明安来到了山后面的树下,一旁还有孙青禾、萧暮寒。

  林昭取出了药王谷的丹方,道:“药王谷的镇元丹差点害死人了,你帮我看看这丹方对不对,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

  “哦!”

  徐明安急忙借着月光看丹方,皱了皱眉,道:“丹方都对,有带来炼制出的丹药吗?”

  “有!”

  孙青禾取出一颗药王谷炼制的镇元丹。

  徐明安将丹药捧在手心中,皱了皱眉,道:“不对不对……这火候完全不对,镇元丹讲究一个水火交融的丹理,这颗丹药的火性完全超越了水性,我想这就是药王谷的镇元丹害人的原因。”

  “为什么会这样呢?”林昭讶然:“明明丹方都是一模一样的。”

  “炼丹心法啊!”

  徐明安挠挠头,道:“炼丹心法我是自己一个人修炼的,并没有写在丹方上,所以孙庭轩虽然盗走了丹方,但炼制出的并不是真正的镇元丹。”

  “哎呀!”

  孙青禾一拍大腿,又羞又恼,这一趟药王谷真的是丢了大人了。

  “原来如此……”

  萧暮寒皱着眉头:“我父亲吃下镇元丹之后,经脉一下子就全乱套了,不但没有入得了十三境,甚至连十二境都差点不保了。”

  “镇元丹压根就不是给上五境吃的。”

  徐明安又说:“上五境破境需要服用的是归元丹,根本不是镇元丹,又搞错了。”

  “什么?!”

  萧暮寒只觉得头皮发麻,自己花了重金为父亲求药,最后却因为自己的无知而害了父亲,这让他有何颜面去面对父亲啊!

  “误会太多了。”

  林昭皱了皱眉,道:“当务之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老爷子,特别是药王谷的事情最多,你们药王谷必须立刻通知所有购买镇元丹的宗门、个人,让他们千万不要服用镇元丹,并且药王谷应该回购这批残次品,哪怕两倍、三倍价格回购也要挽回药王谷的名声,而且这不仅仅是为了挽回药王谷的声誉,也一样是为了避免给人族天下的山上力量造成太大的损失。”

  “知道了。”

  孙青禾沉声道:“返回药王谷我就立刻照办!”

  萧暮寒则看向徐明安,态度颇为恭敬:“徐仙师……这归元丹……你能炼制得出么?若是有,能否……先卖给我青鸾宗,我的父亲大人真的……真的很需要这种丹药……花多大的代价我萧暮寒都愿意承受,只求丹药……”

  “归元丹正在炼。”

  徐明安道:“说到底丹方、炼丹心法没有合在一处,炼制出毒丹的原因在我,我徐明安责无旁贷,所以……一旦这一炉真的炼制出归元丹了,就请青鸾宗派人来取丹,不要钱的。”

  林昭点头一笑,徐明安还是老样子,骨子里的善良与质朴,并未因为他受到谋害、欺骗而有所改变。

  孙青禾皱了皱眉,目光看向林昭,传音道:“徐明安就这一个炼丹炉子,又能炼制出多少丹药,要不……林山主跟他商量一下,为我药王谷求一下炼丹心法,若是这事情能成了,也算是人族天下山上修士的一份福缘了。”

  “知道了。”

  林昭道:“老爷子先回药王谷,等我和徐明安商量一下,若是成了我会再去药王谷。”

  “好。”

  ……

  星光下,黄庭遇、杦栀、唐广君等人在道观外烤肉吃,而林昭则和徐明安在明月下的溪涧一旁聊天,聊的自然还是丹药的事情。

  “丹霞山确实是该修缮了,而且丹霞宗的宗门也该建起来了。”

  林昭看了看丹霞山的山腰方向,笑道:“那边立一座山门,上面写着丹霞宗,道观也重新修建一下,修得更大、更宽敞一些,小满、小寒,还有你,都应该有自己的房间,冬暖夏凉,遮风挡雨,后山的菜园子还可以再扩建一些,你看到了中意的修道之人也可以再收弟子,这丹霞山的香火是需要传承的,一代代,越来越兴旺。”

  “嗯嗯!”

  徐明安连连点头。

  “但这一切都需要金鲻钱。”

  林昭话锋一转,笑道:“你这只有一个炼丹炉,一个人劳心劳力的能赚多少钱,不如……就利用丹方和炼丹心法,与药王谷合作,药王谷的炼丹士多,炼丹房也多,咱们赚一份毛利,积少成多,一两个月内应该就能赚到开宗立派的金鲻钱了。”

  “真的?”

  徐明安眯起眼睛,笑道:“听起来不错,我也不会做生意,按理说应该直接听你的就可以了,但炼丹心法终究是师父传给我的,若是没有得到师父的同意,我贸然就将镇元丹的炼丹心法传给他人,恐怕师父会不高兴的。”

  “仅仅只是镇元丹的炼丹心法,应该不成问题。”

  林昭从怀中掏出一壶青竹酒,冲着如洗的星空轻轻一举,道:“王老道听好了!徐明安是你的弟子,在丹霞山上过得是清苦的日子,自己和两位你的徒孙动辄被人欺负,咱们不能坐视不理吧?我打算拿出镇元丹的炼丹心法与药王谷合作,为丹霞宗开宗立派积累金鲻钱,至于归元丹,那就只能徐明安一人炼制了,你要是同意的话,就打个雷,算是答应了。”

  “哗嚓~~~”

  远处,一道细雷掠过天际。

  “行了,收到!”

  林昭笑笑,起身冲着空中一抱拳,道:“天然居葫芦藤的长势也相当旺盛,我这边也一并谢谢你了啊,等有空了,或者等我有一天踏入十三境能飞升了,一定请你再喝酒!”

  徐明安也起身,冲着空中打了个稽首,道:“师父您老人家请放心,我一定会将丹霞谱,会将咱们丹霞宗发扬光大的!”

  ……

  药王谷。

  孙星纯所居住的庭院之中,灯火通明。

  此时,孙星纯、孙云暖已经能下地走路了,一起坐在桌边,喝着厨房送来的清粥,金丹破碎,接下来就是好生休养的日子,而一身深红长袍的孙青禾就坐在一旁,看着两个孙女捡回了两条小命,又是高兴,又是感怀。

  “婚书的事情?”他忽地问道。

  顿时,两个女孩的脸都腾的一下就红了。

  “爷爷。”

  还是姐姐孙星纯先开口,说道:“其实,我去雪域天池见到他的哪天,火灵玉共鸣的感觉十分强烈,那林昭……是我的命中之人啊……”

  “啊?!”

  孙青禾一愣,忍不住拍手笑道:“世上竟有如此巧的事情?”

  但旋即,他又忧心忡忡了起来:“可万一林昭不喜欢你们两个怎么办?你们两个也应当知道,他是传说中的林白衣啊,我虽然在闭关,但也了解一些江湖上的事,林白衣的身边都是什么样的女子啊,有扶苏长城之主、十三境大剑仙林婉华,有长明山十二境山主苏清酒,还有十二境杦栀剑仙,更有杏女冬藏、剑仙胚子桐予等等女子,此外,林白衣上次返回山巅别苑的时候,据说带回了一个沉鱼落雁的折扇神女,叫柳璃樱……”

  他挠挠头:“我的两个孙女虽然也有闭月羞花之容,但这竞争也太强了……”

  “爷爷!”

  孙星纯俏脸通红:“我也没有说一定要嫁给他,世上哪有逼着人家硬要嫁给人家的道理?我之前只是觉得自己这辈子要结束了,不想留有遗憾罢了,如今我和妹妹都还活着,那就不急了……就可以从长计议了嘛……”

  “行行行。”

  老爷子笑道:“都听我家星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