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都市商战 > 天朝仙吏 > 第六百五十一章八州轰动传帅帐【4k二合一】
  西南边荒,大帅营帐。

  明镜先生端坐主帅宝座,道门高人、儒门文士、军中将领分作两侧,共商要事。

  这些天,储君明镜先生统帅总督西南以来,动作频频,以强有力的姿态宣告大昌天朝进军西南八大边荒州郡。

  经过一个月来的博弈,生死厮杀,大昌天朝高歌勐进,连战连捷,将妖魔大军主力驱逐出了西南八州,形势大好,初步稳定了大昌天朝在西南各地的局势。

  总体而言,此番天朝的战略取得了初步的成功。

  当然了,距离达成目标还遥不可期。

  荒域的妖魔国度随着这些年的休养生息,实力日益壮大,并非随随便便就能欺侮。

  眼下只是暂时打退了妖魔大军,黑暗势力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肆虐西南八州,开疆拓土依旧任重而道远。

  一番商讨后,一众文士、将领各自领命退下,一个个风风火火,神色匆匆,若不是身处帅帐,不少人恨不得直接施展遁术。

  帅帐内,只剩下两人没有离开。

  一人身披玄黑战甲,胸前八卦护心镜阴阳双鱼旋转不绝,身后火红披挂无风自动,身上带着一股冲天的杀伐之炁。

  虽是道门出身,不过双眼锐利如刀,锋芒毕露。

  此人正是鬼谷一脉掌教玉虚子。

  另一人身穿八卦道袍,手握拂尘,脸上挂着从容笑容,赫然是玉楼真人。

  明镜先生见众人退去,威严端坐的他微微往后一趟,感慨道:

  “诶,开疆拓土不容易啊,东极魔君携麾下一众魔头加入了南蛮联盟,这下西南边荒越发热闹了,东海龙宫真是添乱,关键时刻捅出一个篓子来。”

  玉楼真人、玉虚子摇摇头,并没有附和。

  事关东海龙王,也只有灵威帝、天师明镜先生可以说两句,他们却是不便评价。

  鬼谷掌教玉虚子想了想,连连点头:

  “先生,贫道与东极魔君打过一个照面,隔空交了一次手,令老夫没有想到的是,这才一年多,他的神通就恢复七七八八,实力极其惊人。”

  说完,玉虚子脸上露出心有余季之色。

  一年前,东海盛宴大变,东海龙王与东岳府君、仙庭高手联手斩杀了东极魔君苦修多年的本尊魔躯,本以为东极魔君至少要蛰伏潜修几年才会出来搅风搅雨。

  万万没有想到,这才过了一年多,东极魔君神通就恢复的七七八八,高调出关,还加入了南蛮联盟。

  所谓的“南蛮联盟”,是大昌天朝这边的说法。

  事实上,这个联盟是西南荒域各大妖魔国度、势力联合起来的势力,其结盟的目的就是为了对抗大昌天朝。

  东极魔君加入南蛮联盟,一跃成为联盟高层之一,对大昌天朝而言,这也是一桩不小的麻烦。

  明镜先生微微颔首,道:

  “想必,用不了多久南蛮联盟就要开始反扑了,到时候必是一场恶仗。”

  “先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兵家修士保家卫国,寸土不让,还请先生放心。”

  玉虚子连忙表态,态度坚定,强而有力。

  “有玉虚子道友这话,我就放心了。”

  明镜先生闻言,颇为满意。

  有军中将士、三教高人坐镇边疆,他对南蛮联盟的反扑并不是那么担。

  恰恰相反,他最上心的还是西南八州的经营。

  唯有天朝势力在西南八州彻底站稳脚跟,他们与妖魔大军的博弈才有意义。

  想到这,明镜先生头瞥向了一旁的玉楼真人,笑道:

  “玉楼道友,近期西南八大州郡各大道院师资到位,眼下恐怕在招收弟子吧,西南州郡的本地苗子如何?”

  开疆拓土的本质是天朝在西南州郡站稳脚跟,而想要站稳脚跟,最为关键的还是人。

  尤其是出身西南八大州郡的本土修士。

  只有本土修士壮大了,天朝才能在本地深深扎根,禁得住风风雨雨的磨砺。

  即便哪一天,前线大军失利了,防线奔溃,西南边荒州郡沦陷,到时候也有一定自保之力,留下火种,不至于出现一招溃败,满盘皆输的局面。

  也正因为如此,明镜先生对西南八州的道院非常关心,时不时就问起道院的情况。

  “先生,我问各州山长,他们下辖各郡修道苗子都很不错,头两天或多或少都收到了好苗子。”

  玉楼真人眼下的差事中,有司西南八州教化,提点八大州郡道院,对各大州郡道院情况颇为了解。

  说着,玉楼真人脸上浮现澹澹的笑意,道:

  “先生,说起来,这几天,西南八大州郡极为热闹,场面很是轰动。”

  明镜先生顿时来了兴趣。

  这些天,他执掌三军与妖魔大军厮杀,不敢分心他事,西南八州只要没有出大乱子,他就不打算插手,倒是没有刻意去了解。

  玉楼真人脸上笑意浓浓,一见就是好事,明镜先生心中大好,不由心生好奇。

  “哦~不知发生了何事?”

  玉楼真人望了一旁身披战甲的鬼谷掌教玉虚子,笑道:

  “此事与玉虚子道友有关。”

  “与贫道有关?”

  玉虚子指了指自己,脸上那就一个意外:“道院传道教化,与我有什么关系。”

  明镜先生心中也很是疑惑,望向了玉楼真人,静待下文。

  玉楼真人解释道:

  “自然与玉虚子道友有关,这事还得从出身你鬼谷一脉的楚小友说起,他凭借一己之力,将整个八州道院搅的热热闹闹。”

  楚尘?

  明镜先生、玉虚子听到这个名字,先是有些意外,随后就释然了。

  “楚尘他最近干了什么?”

  明镜先生听到楚尘的名字,心中越发好奇了。

  前些日子他亲自召开山长大会,楚尘参悟道经,差点透支道经灵性一事,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至今还记忆犹新。

  储君连问两遍,玉楼真人没有再吊胃口,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楚小友在讲经传道方面极有天赋,这几天,他接连开了两次讲经法会,尽皆引发了一场轰动,名动云州修行界。”

  “因为他讲经讲得好,不仅万泉本地散修纷纷赶往万泉道院拜师学艺,周边数郡的人也闻讯赶往万泉道院求学,欲拜入万泉道院。”

  “万泉周边郡道院山长一见自家好苗子被人抢走了,一个个也急了,楚小友接连讲经说法,他们也不甘落于人后,纷纷开始第二次、第三次讲经说法,弘扬道法,彰显自己道院师资雄厚,吸引各家子弟。”

  “云州的郡道院山长接二连三开讲经法会,不知不觉中就影响了其他州郡,眼下,整个西南八州各大道院都开始讲经说法,三天一讲,各显神通,场面那叫一个热闹...”

  随着玉楼真人将事情娓娓道来,明镜先生、玉虚子脸上神情顿时变得很精彩。

  “这小子,可真能折腾!”

  鬼谷掌教玉虚子哭笑不得,他对楚尘是极其看好的,若是楚尘有意走兵家之路,他绝对会竭力培养。

  只可惜,楚尘无意主修兵家法门。

  明镜先生心思微动。

  事情的起因乍一听,是楚尘不按照惯例开一次讲经法会,接连开两场,刺激到了外地道院山长,继而引发了西南八州各大道院争先讲经说法。

  不过,明镜先生从中听出了些许门道。

  真正令各大道院山长争先讲经说法的原因,恐怕还是在楚尘的“讲经内容”上,只有他讲得好,才会让其他郡道院山长感到威胁,继而争先讲经。

  明镜先生想起那日楚尘透支道经灵性,差点毁去真经的风波,当即来了兴趣,问道:

  “玉楼道友,楚尘讲经讲的如何?他何德何能让一众山长如此紧张?”

  “先生,这个我还真问过了。”

  玉楼真人对事情了解,此刻倒是信手拈来,道:

  “楚小友两次讲经法会,第一次讲的是《灵宝度人经》,第二次是《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

  “第一次讲解《灵宝度人经》仙庭使者没有去,不过据万泉都管通达法师说,楚小友讲经由浅入深,微言大义,经学造诣、丹道造诣非同一般,在场无数人受益匪浅。”

  明镜先生闻言,微微颔首,楚尘这小子那日还真是不是盗经,而是真参悟了道经,大有收获。

  “第二次讲解《清静经》就更加厉害了,散修、妖族、乃至旁门妖魔也蛰伏听经,不少人听经后大有感悟,领略了清静无为之道,遣欲澄心,体内浊煞之炁、邪魔之炁顿消。”

  “据说,还有一头六品大妖听经后,渐悟真道,遂主动皈依道门,拜入楚小友门下,追随他修行...”

  “眼下,楚小友在云州修行界名声大噪,不少同道尊称他为经学大师,有一派宗师的气象。”

  听了玉楼真人描述万泉讲经法会的场面,明镜先生、玉虚子脸上极为惊讶。

  经学大师...宗师气度...楚尘?

  饶是明镜先生、玉虚子对楚尘很看好,心中对他高看有加,有着很大的期许,可是听了玉楼真人的话,二人有些梦幻感。

  似乎...他们的期待有点低,格局不够大。

  楚尘在云州万泉道院的表现,大大超出了二人的预期,与至于让他们有点不敢相信。

  尤其是玉虚子,心思有些复杂。

  前些日子,楚尘找他求千年灵豆,他有点为难。

  对于鬼谷一派而言,千年灵豆是核心修行资源,即便他是掌教至尊,想额外弄一批出来,也得费一番功夫,平衡各方利益。

  也正因为如此,他没有立马答允楚尘的请求,想着拉扯一波,讨价还价一番。

  谁知,楚尘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没讨到,干脆不求了。

  这可就让玉虚子无语了。

  原本,这也没什么,可是眼下听闻楚尘经学造诣、丹道造诣非同一般,他一时间就有点后悔了。

  修炼到这一步,他当然知晓经学、丹道造诣的重要性,越是修炼到后面,经学典籍就越发重要,是道海之筏,通天之阶。

  “早知道,当初就不提要求了,白白浪费了一次拉拢的好时机。”

  鬼谷掌教玉虚子心生悔意,有点小不甘心,朝着玉楼真人微微拱手:

  “玉楼道友,真益在经学上当真有如此深厚造诣?能压过其他郡道院山长?他才修道五年...”

  玉楼真人见鬼谷掌教玉虚子面色复杂,心中不由觉得好笑。

  眼下见楚尘大放异彩,玉虚子想必心思复杂。

  当初,去年楚尘求千年灵豆,鬼谷一派没有给,放倒是他给了,算是无意中拱了一把火。

  “先生,玉虚子道友,论经学造诣,楚小友在一众郡道院山长中,只能勉强排中流,经学造诣比他高深的山长大有人在。”

  “不过,万泉道院讲经法会的轰动也是真的,并非吹嘘夸大,在场听经的道友一个个的确大有收获。”

  玉楼真人见二人脸上有疑惑之色,当即道:

  “楚小友讲径大会大获成功,并不是讲经讲的深,而是讲得好,讲的浅显易懂,微言大义,让听者很容易沉浸在大道妙言中,冥冥中,堪比【心诉神传】。”

  说完,玉楼真人向明镜先生微微拱手:

  “先生当真是慧眼识珠,有识人之明,一眼看出楚小友在传道教化方面有天赋,大胆用人,贫道佩服!”

  明镜先生闻言,心中那叫一个意外,不过脸上却是哈哈一笑,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道:

  “当年他在帝都道院修行,他专研道经典籍,博采众家之长推演完善师门根本修行法,我就看出他在这方面底蕴非凡。”

  “先生英明!”

  玉楼真人、玉虚子连连拱手。

  很快,三人又接着谈起了西南八州各郡道院诸多事宜。

  提起各郡道院讲经法会的成果,玉楼真人满是感慨之色:

  “八州各郡山长不乏道法高深之人,若是听众经学造诣深厚,其实很容易就能看出真正火候,楚小友底蕴毕竟还是浅了一点,随着各地讲经法会兴起,这局势想必会非常热闹,谁能独占鳌头,还真说不定。”

  “这是好事,弘扬道法,教化一方,各郡道院搞得越热闹越好。”

  明镜先生朗声一笑,乐见其成。

  ......

  凌霄居,修行净室。

  楚尘在蒲团上打坐静修,参悟道法。

  这两天,随着各大郡道院山长争先开讲经法会,他渐渐有了一点压力。

  据青颖说,金蟾领不少修士妖魔都在议论云州各地的讲经法会,点评各道院山长的经学造诣。

  七品及以下道行的修士,对他的评价极高,并且,短时间无人撼动。

  不过,在五品、六品道行修为的同道口中,就开始两极分化了,有人觉得他的经学造诣高,也有相当多的人听了其他郡道院山长的讲经说法,对他的经学造诣嗤之以鼻。

  加之枪打出头鸟,楚尘第一个“卷”起来,各地看不过眼,故意踩一捧一,让他“经学大师”的名声遭到了冲击。

  楚尘有自知之明,也勇于承认自己的不足。

  他很清楚,纯论经学造诣,他只能说是不错,不过比起各院山长这些老牌五品强者,他肯定是不如的。

  为此,这两天,楚尘没有着急开讲经法会,而是在洞府中参悟道经真义。

  这几天讲经说法,他自身收获也极大,只是没有静下心来吃透,乃至进一步参悟。

  读书百遍,其义自见。

  诵经万遍,大道得见。

  楚尘朗声诵经,不知不觉中沉浸在大道感悟之中。

  ps:昨天陪伴小宝宝睡觉,结果太困了,我也跟着睡着了,睡到凌晨三点才醒,导致昨晚没有更新,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