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穿越重生 > 末世鼠辈 > 1034 你好毒!2
  在征得沙巴林和张伟平的原则同意之后,他还要充当杀手,尽可能把谋杀弄成意外。否则艾尔肯的族人依旧会不依不饶,拒绝承认新任首领的地位。

  具体办法很简单,地铁隧道里啥都缺,唯独不缺各种有毒生物。在经常有人通过的隧道中找不到,那就去反方向没人出没的隧道里找。

  今天算运气好,只走了一站地就在刘家窑站的换乘通道里发现了一条银环蛇。洪涛看了半天也没敢认,这种蛇按说应该生活在南方,北方基本没有分布。

  为了保险起见,洪涛故意让这条蛇在自己小臂上咬了一口,看清楚确实有毒牙才捏着脑袋把它藏进了袖子。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随手抓只老鼠也藏在袖子里,见到艾尔肯之后找机会放出毒蛇咬一口,再放出老鼠欲盖弥彰。只要能拖延一个小时以上,被这种剧毒蛇咬过的人有解毒血清也得去见阎王。

  艾尔肯送回交通枢纽大楼时身体已经硬了,有脖颈上的伤口为证谁也没怀疑其它原因,只能怪老天爷不公。阿尔因马上联络沙巴林汇报,估计也得不到啥有建设性的意见。

  按照洪涛和沙巴林之前的讨论,艾尔肯的族群在选出接替者并获得认可之前暂时交给阿尔因统领。这个小伙子虽然比艾尔肯小两岁,但性情更稳重,也更愿意学习新的东西。

  之前不让他去追艾尔肯,一是怕他们俩本来就合流同污,成了肉包子打狗;二是怕两个人关系太好,一旦被艾尔肯说服,麻烦还会更大。

  “洪队长,您要是不太忙,可不可以给我个简单的说明,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葬礼的事情洪涛不打算掺和,江洋也不好久留,一起离开了大楼。

  洪涛本想马上赶回城南安全区,起诉的事情还没搞定,巡回法庭再有三天就要离开了,必须要见到两位法官之一,计划才算完美。

  可是有人不想让他轻易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江洋很客气的提出了邀请,同时又很不客气的挡在了身前,有点你不说实话就别想走的架势。

  “江会长,不是我和艾尔肯有仇,他的死完全出于整体考量。反抗军的内部构成你应该比我了解,他的首领职位不是沙巴林给予的,强行撤销不光起不到任何作用,还会引起内部分裂。

  如果放在平时,我不会插手族群内部的权力分配,但眼下不成,任何人都不成!这不是某几个人或者某几个族群的私事,也不是我个人的得失,希望你能理解!”

  当着明白人不说暗话,既然江洋摆出了这副态度,就说明自己的小花招并没完全奏效,已经引起了怀疑。洪涛也就不劳心费力的编瞎话了,实话实说,反倒显得更坦荡。

  “如果有一天我也妨碍了您的计划,是不是也会被这样处理掉?”江洋摸了摸鼻子,他确实怀疑艾尔肯的死不太正常,没有证据,只是觉得太巧了。

  没想到洪涛根本就不掩饰,把杀人,还是杀死一起合作的伙伴说得如此风轻云澹,内心忍不住有些气恼,或者叫兔死狐悲。

  “假如局面确实需要,赵斌也同意,我不在意再充当一次刽子手的角色。”洪涛还是承认的那么痛快,好像根本不打算顾及谁的情绪。

  “那您和联盟高层有什么区别呢?他们争权夺利的时候还能保持着基本底线,没有对同伴下死手,您连最基本的底线都没了。”

  平心而论,江洋并不怕洪涛,他眼下有至少八千多救赎者移民拥趸,就算翻脸了也不惧某个人或者某几个人。大不了选择和管理处合作,反正都是抱粗腿,何必非抱你的!

  可他总想搞明白这个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到底是为了什么甘愿冒这么大风险帮助疆省流民争取应得的权力。在没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前,即便赵斌愿意和洪涛合作,心里依旧不踏实。

  “我说过我和他们有区别吗?大家都是人,凡是人具备的本性一样都不少。我和他们之间的差别,仅仅是对未来的构想和选择的道路不同而已。

  你如果是看重我的人品才愿意合作,那咱们就真该好好谈谈了。在这方面我无法给予你和赵斌任何保证,做不到的事情不如不做。

  我想你和赵斌也不是觉得我是圣人才愿意合作的对吧?咱们只是选择的未来、想走的道路趋同,才能形成利益共同体暂时进行合作。

  假如将来有一天你掌握了权力,又想不受约束的无限扩大,我马上就会停止合作,转而去找其他想法相同、利益相同的人寻求合作,转过头来想办法和你作对。

  但在这之前,只要你们还想换个活法,不去给别人当韭菜随便割着玩,不管在细节问题上有何种矛盾,我们都可以继续合作。

  讲个小故事吧,你可能听过。一条铁轨上绑着一个人,另一条铁轨上绑着十个人。我是扳道工,火车来了,且无法截停,该怎么选择?

  艾尔肯就是被单独绑在铁轨上的那个人,他想为族群增加实力没有错,他的族群不喜欢被外人领导也没有错,我选择让火车通过他的铁轨同样没错。

  实际上谁都没错,在通往理想彼岸的道路上总会有人倒下,可能是他、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有必要纠结是谁先倒下,为什么倒下吗?只要认定方向没错就继续走呗,能不能到对岸靠的是命,走不走才是需要自己决定的。

  哦对,张伟平这几天就要回来了。经过这段时间的考察,他和沙巴林都认为反抗军移民的领导力量需要进一步加强和统一,为此他要辞去理事一职,放弃联盟的配给,以流民身份回归。

  反抗军内部确实有不少问题,但他们之所以能以绝对劣势和救赎者缠斗了那么多年不落下风,必定也有其优点。在对未来不懈追求方面,他们要比你们更坚定、更有决心。

  做事不怕慢,也不怕笨,就怕三心二意。今天向前走五步,遇到坎坷心态动摇,明天又向后退了四步,总想看看有没有捷径可以绕过去,不如每天走一步来的快。

  未来之所以叫未来,只因为它是未知的。在未知面前哪条路是通天大道、哪条路是荆棘遍地,没走过之前谁也不知道。选定目标走就是了,每走一步就距离目标近一步,只有这一点能确定。”

  怀疑、质疑、希望渺茫等等负面情绪,都是人的本性,当面对未知事物时,这些本性就会时不时的影响着情绪、左右着判断。

  洪涛自己也有过这些情绪,只是穿越了这么多次不同时期,经历过太多抉择、希望和失望,不得不学会如何去克制这些情绪。

  或者说他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了,如果让一个人知道自己能活200多岁,死后还会去另一个历史时期继续下一辈子,这个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马上就是升华,很多以前过不去的坎,在他眼里突然就变成了微不足道。

  但江洋不成、赵斌不成、沙巴林和张伟平也不成。面对他们的负面情绪,洪涛能做的只有说着车轱辘话鼓励,再带头向前走,跟不跟随意。

  如果最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那就停止前进,因为很可能是自己选错方向了,回过头好好想一想也不是坏事。谁也没规定穿越者就是对的,经验有时候也会成为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