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都市商战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244章 少主日常不可能是惨烈修罗场!
    第244章 少主日常不可能是惨烈修罗场!

    “素轻,素轻啊?”

    奇怪,今天怎么都看不到人了?

    吴妄背着手在洞府内溜达,却发现林素轻、泠小岚、沐大仙都不在洞中。

    最重要的是……

    小精卫化作的青鸟,也被她们拐走了!

    ‘算了,身为宗主也该关心下宗门内的大小事务,去外面转转。’

    吴妄换了身宽松长袍,脚上踢踏着自己动手做出的金缕玉底屐,又将长发简单束在身后,就这般溜达出了自家门庭。

    还未走过面前拱桥,吴妄就听到了一声鸟啼,抬头就见青鸟化作一缕流光撞回了洞府,消失在了内洞中。

    咋了这是?

    吴妄展开仙识,立刻看到了林素轻自妙长老房中追出来,急匆匆赶回洞门前。

    待林素轻飞近,吴妄立刻出声:“等会,你们做什么去了?”

    “这个……”

    林素轻俏脸一红,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又跺了跺脚,绕过吴妄冲回洞内,忙去寻青鸟。

    还听她喊着:“前辈您别多想,咱们只是说些女子间的体己话,您不是想知夫妻之事嘛。”

    吴妄表情顿时有些古怪。

    她们私下里,都聊的这么嗨?

    那妙长老阁楼中又跳出一道身影,却是两手捂眼的沐大仙;她肩上还有小人国国民小灯,此刻也是双手捂眼状。

    但指尖的缝隙,也就亿点点。

    吴妄脚尖前点,身形若白虹赶月,已是到了沐大仙面前。

    这段时间修养虽未能恢复到此前巅峰时的状态,但不知是不是回溯三次的原因,吴妄现在对于挪移术法,用得也算得心应手。

    沐大仙轻呼一声:“糟了!被出题哒抓住了!”

    吴妄立刻道:“别跑,站好。”

    东方沐沐下意识站直小身子,两只胖手背在身后,大眼珠不断乱转。

    小灯更是顺势躲到了东方沐沐脖颈后,抱着东方沐沐一缕秀发,满是心虚。

    “刚才做什么去了?为何鬼鬼祟祟?”

    “这个,”沐沐眨眨眼,“没干什么呀。”

    吴妄瞄了眼左右,传声道:“那青鸟化成人是什么模样,我其实早就知晓了。”

    “嗨,早说嘛!”

    东方沐沐松了口气:“可这跟我们刚才做了什么,完全没关系呀。”

    “那你们做什么了?”

    “嘻嘻嘻,”东方沐沐小脸一扬,“自己琢磨去吧,咱可是答应她们了,谁都不能告诉。”

    “啧,”吴妄摇头感慨,“明明是她们商量自己的,嫌你心智不高,把你隔绝在外。”

    “你才心智不高!咱只是受伤伤了脑子!”

    吴妄大手一挥:“考考你!”

    沐大仙双手掐腰:“尽管考!”

    吴妄轻喝:“得了什么病,能让你精神焕发!”

    “……”

    “答案是精神病。”

    “噗!”

    沐大仙捂着胸口,蹬蹬蹬后退三步,目中满是震撼。

    “看,没说错吧。”

    吴妄摇摇头,背着手就走向妙长老的阁楼,“算喽,我去找妙长老问问就知,问你不是白问嘛。”

    “哎你!你怎么瞧不起人呐!”

    沐大仙银牙轻咬,看吴妄背影渐远,不顾小灯阻拦,已经跳了上去。

    “咱绝对都知道!一句都没落下!”

    小灯不由得拍拍额头,只感觉这些中人们,确实是存在明显的心智差距。

    片刻后。

    东方沐沐耷拉着脑袋,带着小灯走回洞府。

    吴妄坐在一处凉亭中陷入了沉思。

    他这怪病,影响真这么大?

    还是他低估了较为原始的文明生态中,女性对婚恋之事的主动权?

    也对,现在又没什么封建理学,人域内外的风气都相对开放,不只是人族,但凡发展不错的异族,也只有较为稳定的婚恋观念,没有说女子必须害羞、男子必须主动。

    换而言之、简单来说、言而总之……

    她们,要对他下手了!

    怎么办?

    躺哪?

    吴妄脑中瞬间泛起了激烈的天人斗争,前世的经验化作了今生的向往,整个人宛若坠入云端。

    啊,这……

    是要对他下手吧?

    在妙翠娇那请教了半天如何变得更妩媚,那不就是……嘿嘿。

    不错嘛,不错。

    “咳!”

    去洗洗澡吧,找条清澈的小溪洗洗澡吧,顺便冷静一下,想想对应之策。

    吴妄仙识扫过,很快就在外围穷山恶水中,找到了一处风景还算凑合的裂谷,其内有个僻静的温泉。

    喊上大长老,呼唤杨无敌之外的三名护法,带上了仁皇阁安排的两名老者,吴妄大摇大摆出了灭宗……

    半个时辰后。

    灭宗百里外,那无人占据的裂谷中。

    吴妄贴着岸边静坐,双手搭在刚削平的石块上,身周的潭水散发着淼淼水汽。

    仙躯自是无垢的;

    他也只是比较注重仪式感罢了。

    哗哗的流水声响起,大长老披着一条长毛巾,坐在吴妄不远处,笑道:

    “宗主,可是有什么烦心事?看宗主来了这里就开始出神。”

    “也没什么大事,”吴妄笑道,“在想稍后该如何劝说三鲜前辈。”

    “不如老夫直接去将他打昏了捉过来,”大长老道,“您现如今身份不同了,被天宫惦记的太深,不宜走动。”

    吴妄哑然失笑:“天宫罢了,他们还能打到这里来不成?”

    “小心无大错。”

    大长老目中满是笑意,突然感慨不已,缓声道:

    “一晃多年,宗主您已经站在人域权势顶峰处,灭宗却连一个跳板都算不上。

    老夫也不知该如何言说,只是觉得灭宗并未能帮上宗主什么,反倒是宗主在不断帮我们。

    唉,老宗主深谋远虑,却不知这般是不是拖累了宗主。”

    “大长老言重了。”

    吴妄目中满含笑意,缓声道:“若非这个宗主之位,我现在应该早就拿着一堆功法,回家中修行去了。

    我本身对人域没有太多归属感,因为我生在域外、长在域外,心底真正牵挂的,也是从小就见到的那些面孔。

    灭宗给我的,就是这份归属,起码不会让我突然无处可去。”

    大长老轻轻呼了口气。

    “哎,大长老,”吴妄在水中游了过来,几名高手在后方亦步亦趋的跟随。

    看他们的样子,像是生怕这里面突然蹦出个天宫小神。

    “大长老……”

    “老夫是绝不会说出原本名号的。”

    “不是问这个,”吴妄挑了挑眉,“大长老您也年轻过,生的女儿如此千娇百媚,想必婶婶也是容貌无双的女子……您当初,怎么结成的道侣?”

    大长老扶须笑道:“您说这个,老夫就来精神了。”

    吴妄道:“在之前,您有过几个道侣?”

    “三四个吧,不算多。”

    “同时?”

    “哪能,都是一段段的经历,”大长老笑道,“宗主您这般英俊潇洒、气宇轩昂,这才能同时镇的住那位仙子和那位殿下。

    换作旁人,别说把她们放一起,就算提一句,那必然都炸了。”

    吴妄琢磨道:“我也在担心这个……”

    咕噜噜噜。

    忽听一声轻笑,就见温泉中央冒出一连串的气泡,睡神慢悠悠地游了出来,一阵挤眉弄眼。

    “加小神一个。”

    吴妄看了眼那几位,正因无法捕捉睡神踪迹而尴尬的高手,淡定地招呼着睡神入伙。

    三人凑一起,开始一阵嘀咕,听大长老说起了当年的故事。

    ……

    与此同时,灭宗驻地。

    “小岚,你可要想明白,此时你还没陷入太深,尚且能退……”

    “对呀小岚,跟你争的可是精卫殿下,那无妄子凭什么,让你们两个如此割舍不下。”

    “不管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