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玄幻修真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第四百二十八章谁最漂亮?(二)
    这个和这间菜馆一样古旧的铜钟,是挂在夏虫斋的木门内侧的。

    被敲响后,钟声也并无任何特殊。

    不过似乎是经常被敲打,因此铜钟也只是看着陈旧些,并没什么铜锈落下。

    另外,若不是这个满脸皱纹的绿袍老头踩在门槛上去敲它,赵戎还注意不到。

    不过话说,你是嫌独幽东城的山崖报时钟不够洪亮是吗,自家店也挂一个,按时敲一敲……赵戎心里无语吐槽了句,总感觉这家小菜馆有点奇葩,还开在这种破落巷子里。

    他微皱眉头,还有,玉树这是什么反应……

    此时,还没等众人缓过神来,只见绿袍老头按照远处响彻独幽的山崖报时钟的相同频率,轻敲里完戌时的铜钟后,便收起了木棍,自顾自的回到门外原位,低头搬起板凳,佝偻着身子,走进了夏虫斋。

    只独留下门外赵戎、朱幽容、鱼怀瑾等人默然的看着他的背影。

    “这怎么感觉有点眼熟,这是……收工了?”

    赵戎嘀咕一句。

    “唔。”苏小小虽然不想理会某人,不过瞧着这绿袍老头行云流水的动作,此时听到赵戎嘟囔,还是悄悄点了点小脑袋。

    嗯,像极了每日干活时划水摸鱼、小脑袋练习蜻蜓点水神功的她,一到下班或吃饭的点就十分精神了,一点也不困,神采奕奕的收工回家……

    做啥做啊,老板又不会心疼你!吃饭先啊。

    在绿袍老头敲完钟没多久,夏虫斋内便亮起了灯。

    赵戎也觉得这绿袍老头和学堂放学时的他们一样,收工收的挺积极的。

    不过眼下他是带了客人来吃饭的,结果连个接客的都没有,有点落面子。

    赵戎站在门外,往里面略微扫了眼,只见空荡荡的。

    除了位置离谱外,这小菜馆没生意也不是没道理的啊。

    他摇摇头。

    “咳咳。”

    此时,赵戎尴尬的轻咳两声,准备进去,紧接着,又想起刚刚玉树兄不对劲的反应和没说完的话,他转头,“玉树,你认识这……”

    “守你娘的门老王八,老子曹你大爷的!每天在门口招个屁的客人,到了饭点就给老子收工收的这么勤快,养你有个屁用!”

    这时,一道属于男子的怒骂声音从赵戎身前的门内炸响,同时打断了他的话语。

    在寂静的黄昏小巷内,这道骂娘声宛若晴天霹雳,让人一个激灵。

    下一刹那,夏虫斋门内突然“砰”的一声,飞出一团显目绿影,“啪”的一声,重摔在赵戎脚边。

    赵戎眼皮一跳,后撤一步。

    起初他还以为是什么金属物件,低头看去,结果竟是刚刚那个敲钟收工的绿袍老头,可谓是去而复返,此时摔了个七荤八素,五脚朝天。

    赵戎下意识又迈前一步,欲要垂腰拉一把,然而下一秒,夏虫斋门槛上便出现了一团灰色身影,

    之所以是一团,是因为出现在门前的这人是蹲在门槛上的。

    赵戎抬目看去,是一个头系抹额的中年大叔,一身寻常店掌柜穿的灰色服饰。

    他发黑且短,堪堪齐肩,却半披半束任由它垂下,小鼻子小眼的,又胡子拉渣,不修边幅,有些模样邋遢。

    此时,似乎是此店黑心掌柜的中年大叔正吊儿郎当的蹲在门槛上,瞪了眼赵戎。

    “别拉这腌赞玩意儿,他娘的。”

    他伸出左手,指着正费力爬起来的绿袍老头,骂道:“还成天睡睡睡,睡个寄吧睡,你可别让老子查岗逮到了,否则炖了你个老王八,给我家冰冰补一补。”

    此言一出,门外空地上,不少之前还对绿袍老头惺惺相惜者,暗暗倒吸一口凉气。

    这似乎……是划水摸鱼被老板给锤了啊。

    嘶,好惨。

    某只小狐妖和某个范姓学子缩了缩脑袋。

    赵戎瞧了眼似乎脾气有些不好的掌柜男子,低头,没有理会,继续弯腰去扶脚边的绿袍老头。

    “毛小子,你!”

    瞧着性急的掌柜汉子顿时瞪大眼,一手下捞准备去脱鞋,一手伸直手指着赵戎,欲要扔鞋和破口大骂。

    正在这时,门内又及时冒出一道女子嗓音。

    “小赵,不准胡闹耍横!”

    只见一个妇女手拎着扫把,急急的跑到了门口。

    这是一个半老徐娘的女子,却没有粗俗风韵,而是模样文静秀气,只不过光阴流水在她眼角冲刷出了不少鱼尾纹,不过可以相见,年轻时她八成也是个秀俏姑娘。

    此时,似乎是老板娘的围裙女子,喘吁跑来,抓住了跳起欲逃的掌柜男子的袖子,她手里的扫把扬了下,似乎是想打前面,不过顿了顿,很快改变了方位,往后者屁股上用力招呼。

    “冰娘,别打了别打了。”前一秒还十分威风拐气、脚踢老汉的掌柜男子,立马怂了,扭着屁股躲闪求饶。

    “这一下是替雨伯打的,他年纪这么大了,看守着店门又敲了一天的钟,休息一下怎么了,你这小气汉子。”老板娘秀眉皱起,细声细语的讲道理。

    “这一下是替门外几位客人打的,一整天,好不容易有一伙客人找到这吃饭,你咋咋呼呼的别吓着客人了!”

    挥了两下扫帚后,被唤做冰娘的女子皱眉想了想,转而抬手去扭求饶汉子的耳朵,另一手叉腰,埋怨道:

    “刚刚里面的芊儿姑娘找你讨壶酒喝,你都扣扣馊馊的,人家小姑娘乖巧又可人,说话还好听,今日又带了这么多菜来,白给咱们,就一壶那什么酒,你说你怎么这些小气!”

    姓赵的掌柜汉子,耸拉着脑袋,此时闻言,撇了撇嘴,忍不住小声辩了句:

    “乖巧个屁,冰娘别被那小丫头片子晃了,这女娃机灵着呢,净想空手套白狼,忽悠老子的酒喝……呵呵,必须得按规矩来,才能喝哎哎哎哟!你轻些冰娘,我不说了哎哟喂!”

    拐气的掌柜汉子说到一半刚要冷笑,便多少脸色扭曲,吃痛的求饶。

    冰娘见自家汉子竟还倔嘴,手上力道加重,扫把挥了挥他屁股,轻声道:

    “你那规矩就是纯粹难为人,过不过关不还是你一人说的算?扣馊着你那点酒水,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不行!小赵,我告诉你,今日来的这两位和你本家的姑娘,俊极了不说又懂事惹人怜,我瞧着亲近喜欢,你可不准耍臭脾气,赶走了人家!”

    赵掌柜像一只腌了的茄子,受着老板娘的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