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侦探推理 > 异类玩家的自我修养 > 【0430】一个不留
    冷峻大汉话音出口的时候人就已经挡在了崔敏熙的面前,黑色的光盾瞬间展开形成了九芒星的黑色光影,光影之中正有一个抱胸的人影张开自己的手臂。

    身旁的七人脚下也出现了黑色的光影,形成了大阵。

    盖世的刀光从天空中倒灌了下来,宛如坠落的血色银河形成了匹练。

    猩红色的目光透过眼前刀光的匹练垂下,只是还不等他们看清楚,眼前就已经完全被这道血红色的刀光所覆盖。

    “轰!”

    宛如天空崩裂,海水倒灌,暴风将周围的黑色鬼气吹向了一边。

    冷峻大汉的双眼眯缝了起来,他知道里面的这位很强,没想到里面的这位会这么强。

    那好似天光骤然爆裂的刀光瞬间就击溃了他们所有人的信心。

    而对方也丝毫没有含糊的冲着他们斩下一刀。

    这一刀落在头顶上,高等蓝色防御装备连挡都没有挡住,瞬间就碎裂成渣滓,现在也不过是在苦苦的支撑着罢了。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人!”冷峻大汉怒喝,声如洪钟,震荡的音波被刀气完全压制了回来,就连耳朵旁边的声音都好似距离的很远。

    双耳更是出现了嗡嗡的声响,鲜血从他的口鼻中流淌了出来。

    “咔。”

    眼前的光盾出现了白色的裂纹,裂纹瞬间扩大。

    “都躲开!”

    冷峻大汉大吼,他的双臂都已经被震的颤抖了起来,更何况刚才的刀光也不过是瞬间,瞬间就斩碎了他架起的防御设施以及高品质的装备。

    其实还没有听到自家队长大吼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准备撤离了,而且他们的任务仅仅是保护崔敏熙,不用将自己的性命都留在这里。

    话音未落,眼前的黑色防御光罩已经碎裂。

    “轰!!!”

    冲击而去的匹练刀光轰然斩在冷峻大汉的身上,刀光穿透了过去,直接炸开。

    身后的众人就像是保龄球的球瓶似的被刀光炸开,从天空中以极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队长!”

    “快走。”

    “不要停下。”

    冷峻大汉的额头出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血丝,这条血丝从他的额头一直延伸到了胸膛,并且还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竟然还在蔓延着。

    挡在最前面的双臂,伤口的缝隙变得越来越大,崩裂开的鲜血顺着伤口的缝隙流淌了出来。

    “轰隆。”

    身躯半跪在地上,勉力支撑着想要站起来。

    却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能完全支撑起来的力气。

    冷峻大汉知道自己这根本就不是皮肉伤,身躯已经完全被刀芒切开,要不是因为成为了玩家生命力顽强估计看到姜夜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当然,现在也不过是垂死挣扎。

    “这到底,是什么恐怖的,玩家。”

    站在教学楼楼顶的诡王姜夜平静的注视着他们。

    在崔敏熙喊他名字的时候,姜夜其实就已经听到了。他没有同意见面,言外之意就是没什么好谈的,或者说本身就对这件事不感兴趣。

    而且长生集团的总部也不在歌谈,也不知道对方是因为什么找到了他的头上。

    不过就是要找他也应该看看时间,现在同江市那边出现了这么严重的灾难,甚至已经波及到了浦江区,姜夜更是首当其冲,他抽不出多少时间应付其他的无关紧要的人。

    姜夜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走进来。

    “想走?”

    诡王姜夜神色淡然的瞥了他们一眼,伸出手臂,他们身后的无穷鬼雾汹涌崩腾。

    “如今的这里。”

    “可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噌噌噌。”

    数道黑色的刀光在他们的身旁骤然裂开,原本应该一起走的众人顿时被黑色的刀芒分隔开,然后被育文中学周围的黑色鬼雾吞噬。

    诡王姜夜迈步踏出,从半空中消失,出现在了冷峻大汉的面前。

    冷峻大汉不敢使劲,他害怕自己用力太猛,自己的脑袋会从自己的脖子上掉下来,所以他其实只能看到诡王姜夜的双腿,最多也就到腹部的位置。

    黑红色的诡王蟒袍无风自动,环绕在这双登龙靴的四周。

    靴子看起来十分的破旧,上面血迹斑斑,还有些许黑色的血肉污垢,但是早就已经渍住了。

    “育文中学为禁区,擅闯者死。”

    声音轻轻的落下,就这么平静的落在了冷峻大汉的耳朵旁。

    冷峻大汉的声音沙哑:“我死,放他们离开。”

    姜夜笑了起来,只是这笑是无声的,因为大汉低着头,所以他也不曾看到姜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只是不管看不看得见,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不管对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说被别人骗了进来,规矩就是规矩,姜夜自己可以破例,他们却不能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更何况昨天刚和异调局的人说过,擅闯者杀无赦,总不能因为对方这责任和担当就朝令夕改。

    这样其实很容易让异调局的以为姜夜还是心软的,还是好欺负的,对方更会想其他的办法来烦他。

    姜夜的沉默并不代表着默许,若是默许的话,迎接他们的可就不是映入眼帘的血色刀光了。

    姜夜只是觉得对方似乎有些天真。

    其实也不算是天真,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的,他们寄希望于其他人的仁慈,等到了自己这里却又觉得应该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又或许本就是为了拖延时间,毕竟能耽误一会儿是一会儿。

    姜夜从冷峻大汉的身旁走了过去,除非是起死回生的道具,否则眼前这人必死无疑,光是他技能的流血效果就能够让他的血液流尽,更何况那一刀还完全重创了他的身躯。

    冷峻大汉睁大了自己的双眼,伸出了沾染了鲜血的手臂,拦在了姜夜的面前。

    “噌。”

    刀光闪过,冷峻大汉的头颅顿时滚落了下来,跌落在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