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玄幻修真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三千八百五十章 毒箭反袭断臂腕
  向弥一声狂吼:“无耻老贼,竟然使奸计,寄奴哥,寄奴哥…………”

  他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这种箭还能拐弯回旋射击的,他是第一次见到,即使是箭神如胡藩,也不曾展示过这样的技术,可这慕容镇三箭连发,居然看起来最弱的第一箭,还能给荡开后回旋攻击,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如果不是射的是刘裕,他几乎要开口叫起好了。

  向弥挥着大斧,向前奔出了两步,却勐地停下,黄黑色的烟尘渐渐地散开,只见刘裕那小山般雄伟的身形,傲然立在原处,斩龙刀横于胸前,而左手,则牢牢地抓着一枝箭杆,箭头的蓝光闪闪,如同眼镜王蛇的毒牙,可不正是那回旋狼毒箭?

  而刘裕的身上,没有溅到任何一点烟火,在他的面前三步远的距离,一道刀痕裂缝现于地表,这道弧形的刀痕之外,地上尽是烟火之色,爆炸的中心,就在两步之外,那里寸草不生,以这个中心向外,十步之内,尽是火烧过的痕迹,两边跪着的吃瓜群众们,足有四五十人,只一瞬间就给烧成了焦炭的形状,更多的人则是肢体给生生烧成黑炭状,在那里惨叫着翻滚,还有些人的身上还燃烧着火焰,正在地上翻滚着,想要灭火呢。

  可是刘裕这里,离爆炸中心不过五步,却是分毫未损,显然,刚才斩龙刀的劲舞之下,形成的刀风之墙,完美地阻止了这个爆焰绝杀,他甚至还耳听八方,知道了后方的那枝回旋狼毒箭的来袭,伸手一抓,就抄在了手中,如此精巧设计的前后两箭夹击,竟然给用这样的方式挡下,惊得周围众人,全都张大了嘴,连喊叫都忘记了!

  刘裕的嘴角微微一勾,直视着五十步外,同样目瞪口呆的慕容镇,沉声道“好精心的杀招,前后双箭合击,看来北海王成为大王之后,这神箭绝技,也是苦练过的啊,这一招连慕容兰都不会,是黑袍教你的吧。”

  慕容镇咬了咬牙:“我的绝招多着呢,刘裕,别以为你侥幸躲过这一箭,就能躲过下一箭,看招!”

  他说着,飞快地再次抽出三箭,欲要上弦发射,可是,这一下的抽箭,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已经跟刚才相比,有所减弱,显然,那三箭是绝杀之箭,必胜之箭,也凝聚了慕容镇的信心与勇气,却给刘裕这样躲过,接下来的,只怕是常规的箭法,不可能一招必杀了。

  刘裕厉吼道:“还给你!”他的左手突然一记劲掷,手中的回旋狼牙箭,飞快地脱手而出,在脱手的一瞬间,右手的斩龙刀卷起一道劲浪,雪光闪现,伴随着风雷之声,刀背倒转,重重地噼在那回旋狼毒箭的箭尾之处。

  “呜”地一声,本来就快如流星的这一箭,被斩龙刀这样一击,更是去势似闪电一般,肉眼都无法捕捉其轨迹,随着这一击,刘裕的身形再次向前狂冲,只一眨眼,这一跳,就跃出两丈之多,直奔慕容镇而去。

  慕容镇还在拉弓呢,这五石三斗的大弓,只开了一半,箭弦还没有拉到脸上,就只觉得眼前一花,一股死亡的气息,迎面而来,他本能地拿着这张铁胎大弓一挥一挡,只听到“呯”地一声,这杆回旋狼毒箭,正好击在了铁胎大弓的弓臂之上,十余斤的这把精铁所铸的大弓,竟然就给这一箭,生生击断,也亏得这一下的挥击,毒箭飞行的轨迹发生了变化,向右飞去,不偏不倚,正中之前的那个叫好的神箭手的额心。

  这个神箭手的嘴还在张着,额心却是这一箭已经没羽而入,更可怕的是,几乎只一瞬间,他就变成了一个“黑”人,黄色的皮肤,瞬间变得如黑炭一样,连流出的血,也是变成了黑色的脓血,这完全是那箭头的狼毒所为,都说顶尖的毒药是见血封喉,而这涂抹了大漠蚰蜒之毒的狼毒箭,更是毒到见血就能让人改换种族的能力了。

  这个神箭手,迅速地从马上坠了下去,他的身体侧翻时,甚至撞到了一边的慕容镇,只听到一声战马的悲嘶之声,本就给一箭断弓的慕容镇,身形不稳,连人带马地摔到了地上,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隐入尘烟。

  可是刘裕却是双腿健步如飞,提着斩龙刀,隔着几十步,都能感觉到他凛然的杀气,他的嘴里,舌绽春雷般地大吼道:“只杀慕容镇,旁人不问,挡我者死!”

  人群中冲出了一个举着钢刀,浑身铁甲的军士,这是个早就潜伏在人群之中,驱使着平民百姓前冲的慕容镇亲卫,这时候眼看主公遇难,便不顾生死地上前想要阻挡刘裕。

  刘裕的身形,如风一般地卷过了他的身边,他手中的砍刀还没来得及落下,就只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腰间一紧,向下看去时,却只看到自己的一条血肠拖出了体外,垂向地面,而自己的下半截身子,却是停留在原地,当他的脑子反应过来的时候,两眼却是一黑,再也没有知觉了。

  刘裕把这个甲士刀手一刀两断,自己的速度却是没有半点地停留,这一刀是如此之快,如此之狠,甚至惊得慕容镇身边几个准备拉弓的卫士,都给愣在了原地,不再进入下一步动作了。

  慕容镇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他刚才摸了一下撞倒自己的那个神箭手,当他发现那人的死状时,才悔之晚矣,自己的整个左掌,已经变得一片黑色,肉眼可见的黑气,正顺着手腕,迅速地向上,这毒气的厉害,他是亲眼见识过的,这会儿再也顾不得许多,右手勐地抽出腰刀,对着自己的左肘,就是一刀斩下。

  “噗”地一声,红色的鲜血四溅,而落到地上的那小半截断臂,已经变成了一根漆黑的碳棒,从断臂处流出的血,已经黑如墨汁,腥恶难闻。慕容镇断臂之痛,让他仰天一声长啸,迎着几步之外已经冲到近前的刘裕,一声狂吼:“刘裕,我跟你拼啦!”